兔耳喵呜

那么就撕烂法律规则什么的吧。任性妄为随心而行吧。

不知道要加什么滤镜干脆就没加…是推上的那只万圣是清…!

祝我的神明大人生日快乐。
我好喜欢他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棒的人
手机像素低不开心(…)

就…悄悄存个图
十一要打比赛对奶舞dalao心慌慌…

碳哥108岁生日快乐…!一边送上祝福一边流下不会画画的泪水.jpg
陪他过的第四个生日…我爱他!

【v3手书】真宫寺是清的随波逐流 UP主: 真宫寺喵呜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801010

儿童画.wav
是清生日快乐!

画完曲绘了…我爱碳哥
不想画背景随便贴点网点
指绘产物w

画得完吗…13号之前。我就不该自作死…

【太芥】未命名

  ooc/私设有/太芥 /文笔超差差的…

距离芥川龙之介最后一次看见他的太宰先生已经过去了八天零一小时,那条溪流仍然嘲弄般地流淌着飞花碎玉。那条青花鱼或许再也不会出现或者是去了无限远的远方,就像是溪流的尽头的尽头的无限远的海那种地方。
   他不知道这种莫名其妙的想入非非从何而来,说是思念的话也太过矫情恶心,所谓儿女之情不过是如此的累赘之物。如果世上真有神明大人存在,那他一定会嗤之以鼻地将这想法拂落在地,人类之爱啊本就是虚妄之物不是吗。
  其实…我从来都不配为人啊,芥川龙之介如是想。
  他记得太宰治靠近他时的的体温…不,他不记得。所谓记得多半只是记忆错乱的产物,即使是「想要活着的理由」这样荒谬的原因产生的幻想抑或真实。太宰治和他告别的时候没有说很多话,只是像平常一样笑着开着玩笑惹他炸毛,然后在夜幕降临时将自己将要离去的事实讲笑话一般地说出。
 「太宰先生,您在开玩笑吗?」故作冷淡地反问一句。
  「虽然很想说这是玩笑-但显然不是哦?」太宰治也冷淡到大笑地回答着。
    芥川龙之介没有挽留太宰治。希望对方留下来的话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何况他并不相信自己能有这样的资格对太宰先生的行为做出阻拦。他看着太宰治顺流而下直到从视线中变成模糊的影子直至完全消失,心里空空荡荡却连哭泣都不愿意也无能力做到。太宰先生去的地方…一定会遇到比我更好的生命体的,所以切勿心慌意乱,一切风雨雷电都做无是想-怎么背诵起佛经来了?心烦意乱的时候宁可去背诵秋之七草的名字也不要去想所想之人啊。
   当芥川龙之介明白些什么时,他的太宰先生已经离开了八天零一小时三十分钟。
   「何处之蟹,遨游天下,敦贺之蟹,唯有横行,能至何方………」太宰先生大概是希望他和他一起去何方的尽头的吧,至少在他趴在芥川身边读出自己新写的文章时,是有别的用意的吧?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已经不再重要。
   对于一只蟹来说,去到青花鱼能去的那片大海,也怕是太过遥远而难以抵达的乌托邦而已了。无法命名的情感随着斯人的离去被丢进溪水一同流走,和溪水一起向着尽头的尽头的远方被击碎被顺流而下抵达那人身边。

用了不少梗… @Stargazer the Eleventh 和你的联文写完啦…蟹和青花鱼的故事w最近在磨是清清的皮…或许会影响到文风?

终于在死线前一天画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等下传上去吧
emmmm……企划既然还没投稿那就放半张存着

啊…他真好看w
儿童画势力抬头